丰禾

世界领先的网络博彩集团之一.我们提供最公平公正的真人现金游戏,游戏种类有足球,真人,六合彩,棋牌对战,期指,电子赛马,休闲纸牌等七大类.支持无流水限制即存即取,游戏3%佣金抽成,每周现金洗码奖励最高2.6%,欢迎访问并加入丰禾.

[置顶] 娜姐进澳网四强,发布会记者被呛冷场

[置顶] 谁知游子心中苦,女子买到火车票后癫狂

[置顶] 一生难求改编成神曲一票难求

有视频!车上突遇“咸猪手”,17岁女孩机智用了这一招……

原标题:有视频!车上突遇“咸猪手”,17岁女孩机智用了这一招……

假期来了

你是不是正在游山玩水的路上?

不过

有些事情

真的会影响我们出游的心情!

前几日

17岁少女小王乘坐K174次列车

从日照到上海

途中竟碰到一图谋不轨的男子!

车上突遇“咸猪手”

4月22日,从日照开往上海的K171次火车上,男子徐某和女孩小王都从徐州站上车,目的地是南京。徐某一开始在3号车厢,之后他在4号车厢看到了小王,便主动坐到小王对面搭讪,还加了小王的微信。

小王同意加对方微信后,没想到男子觉得聊得来,竟然得寸进尺,多次抚摸小王的大腿!

慌乱中 她机智录视频报警

小王年纪小,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害怕,却不敢声张,只想到了偷偷用手机录了视频,想之后找机会向民警报警。可没想到男子没有收手的意思。

随后,小王借机上厕所离开了座位,没想到徐某竟尾随她到了卫生间,还问她可不可以一起上厕所。被拒绝后,徐某回到了座位上,小王趁机找到了乘警报警。

“我自己都没脸说 太猥琐了”

“我自己都没脸说,太猥琐了。”证据面前,徐某对猥亵小王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徐某称,当时他觉得女孩和他年龄相仿,于是和她聊起了天,感觉女孩并不排斥,脑子一热就伸出了魔爪。

目前,该男子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

视频:南京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

铁路南京火车站派出所民警 张琦奇:

这个女孩子用手机录下了过程还是很机智的,也是为公安民警后续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提醒女性朋友单独出行的时候,最好是不要主动加一些陌生人的微信,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可以用手机拍摄也是比较提倡的。

五一假期

是出行游玩的高峰期

一定要保护好自身安全!

图片:广东交通频道

直南君提醒大家

这些场合要注意!

1.商场玻璃护栏、玻璃走廊、观光电梯以及一些天桥楼梯的玻璃护栏,女性朋友要小心裙底走光。最好远离透明的一侧站立,或捂住裙尾,侧身上楼梯。

2.地铁车门附近区域也容易遭遇“色狼”。靠车门位置十分显眼,容易被“色狼”盯上,也容易被“色狼”利用上下车拥挤实施骚扰,最好选择女性乘客较多的车门区域。

3.公交车站、大型超市等地方,“色狼”可能采用反光镜、弯腰等偷窥手法作案。

如发现可疑情况或受到不法侵害时,切记不要慌张。要尽量记住对方的体貌特征,如相貌、体型、口音、服饰以及特殊标记等,并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保留证据和线索,协助公安部门侦查破案。

编辑:涵梅梅

来源:直播南京、广东交通频道

...

海口一女乘客扇了公交车司机一巴掌获刑四年

图为陈某荣掌掴公交驾驶员的监控画面。海口公交集团 供图

  中新网海口5月9日电 (洪坚鹏 王倩)因在行驶中的公交车上扇了司机一巴掌,海南海口一女乘客陈某荣9日被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12月27日12时30分许,被告人陈某荣在海口市港澳开发区登上了一辆30路公交车准备前往海口西站,该车驾驶员为海口公交集团公司司机符某明。

  被告人陈某荣上车后因车费问题和符某明发生争执,当车行驶至海口西站时,符某明提醒陈某荣下车,陈某荣没有理会。13时50分许,30路公交车行驶至海甸岛五西路万福新村附近时,陈某荣来到驾驶座旁边质问符某明耽误其时间,并将驾驶座上方悬挂的一面国旗扯下扔在地上,符某明要求陈某荣把国旗捡起来。陈某荣在车辆仍在行驶过程中,用手朝符某明的左侧脸上打了一巴掌,符某明立刻采取制动措施将车停稳后报警,并关闭车门等候公安民警将陈某荣抓获。

  美兰区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荣无视国法、不顾公共安全,殴打正在行驶过程中的公交车驾驶员,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陈某荣当庭自愿认罪,并取得公交车司机的谅解,依法可从轻处罚。

  美兰区法院对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陈某荣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据了解,这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以来,海口市审理的首例妨害公共交通安全驾驶案。

  海口公交集团宣传部部长张磊表示,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司机的安全驾驶,关系到道路安全以及乘客的安危。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行为极易诱发重大交通事故,造成重大人身伤亡、财产损失,严重威胁公共安全。希望每个人都能从这个案件中吸取教训,充分认识到妨害公共交通安全行为的严重性、危害性和违法性,控制自己的情绪,共同维护公共交通安全。

  据悉,今年4月11日、14日,海口曾先后发生两起乘客推搡、威胁公交车驾驶员的事件,乘客均被警方刑拘。(完)

...

孟航客机事故中3名受伤中国公民情况稳定

  新华社仰光5月9日电(记者庄北宁 车宏亮)在缅甸仰光孟加拉国航空公司客机事故中受伤的3名中国公民9日继续在医院接受检查,目前情况稳定。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8日夜间证实,这架飞机上共有3名中国公民,均受轻伤,目前情绪稳定,无生命危险。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驻缅甸一名负责人9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受伤的3名中国公民中有两人是该公司员工,均为擦伤。9日凌晨已被转移到仰光达美镇区的阿育国际医院,两人均无大碍。

  另一名受伤中国公民阮先生来自中国江苏的一家私营企业,目前也已被转移到阿育国际医院。

  8日晚,孟加拉国航空公司一架冲-8Q400小型双螺旋桨客机在仰光国际机场降落时遭遇大雨,滑出跑道,造成13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受伤。

...

换项目套费、改医疗文书 北京公布一批骗保典型案例

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杨华峰 摄

  中新网北京5月9日电 (记者 杜燕)“医保基金是人民群众的救命钱,任何套取基金的行为都属于违法犯罪。”北京市医疗保障局相关负责人在今天举行的发布会上这样强调。发布会公布了5起欺诈骗保典型案例,包括违规多收费用、替换项目套收费、分解住院;涂改医疗文书、套刷社保卡代开药、无从业资格人员上岗;多名医务人员虚构就诊记录、私分骗取的医保基金;参保人伪造票据、持多张社保卡重复开药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

  5起医保欺诈骗保典型案例

  负责人表示,这5起欺诈骗保典型案例反映了形形色色、类型各异的骗保行为。比如北京麦瑞骨科医院违规多收费,彩超单系统(90元/系统)按照多系统收费(135元/人次)、不应另行收费的耗材单独向病人收取费用等问题,不仅造成医保基金损失,而且增加了参保人员的个人负担;患者曹某某间隔3-4天办一次出入院,先后反复三次,不但重复检查对患者身体造成损害,每次住院还增加了患者住院起付标准支出。该医疗机构已被解除基本医疗保险服务协议,并追回违规费用。

  大兴区西红门镇志远庄社区卫生服务站药品管理混乱,还聘用未取得药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人员从事处方调剂工作。部分给患者使用的注射用头孢他啶等药品无购药记录,意味着药品进货渠道不明,严重威胁患者用药安全。还存在诊疗单据随意涂改,医务人员王某、康某、李某使用本人社保卡为他人开药、输液等违规行为。该机构已被解除基本医疗保险服务协议,追回违规费用,医务人员违规已移送卫生行政部门处理。

  顺义区木林镇卫生院多名医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在夜班和非工作时间,对白天就诊的自费病人处方进行退费,然后再使用留存的社保卡重新挂号,虚造就诊记录,重新结算,用医保基金填补自费病人退费的缺口,并将截留的资金与相关参与人员分成,套取医保基金21万元。两名涉案人员焦某、高某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该医疗机构被解除基本医疗保险服务协议。

  某参保人伙同单位经办人张某某伪造手工报销单据、修改住院费用明细,将实际住院费用1万余元改成了10余万元。经公安机关侦破后,两人都被停止社保卡使用;一人被刑事拘留,一人被公安机关正式批捕,等待司法判决。

  自去年9月至今追回违规费用790.69万元

  负责人表示,自去年9月开始,北京市医保局联合市人力社保局、卫健委、公安局、食品药品监管局、中医管理局开展了打击欺诈骗保专项行动和“回头看”工作。截至目前,北京共实地检查定点协议医药机构813家,查处违规违法定点医疗机构39家、定点零售药店3家,其中解除定点服务协议6家,追回违规费用790.69万元,暂停社保卡结算118人,移交司法机关90人,医保欺诈骗保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负责人指出,总的来说,骗保主体一般有定点医疗机构、定点零售药店、医保经办机构、用人单位、参保个人这几类。

  参保人员骗保情形有:超量开药后亲友共用或倒卖药品谋利;冒用他人社保卡就医;将社保卡出借给他人或出租社保卡谋取不当得利;伪造、变造报销单据,如病历、发票、清单等,申请报销并谋取利益;与个别定点医药机构串通,办理假住院、假就医,通过空刷社保卡套取医保基金等等。

  负责人强调,此次公布的典型案例,就是告诉大家要树立骗取医保基金非小事的观念,给那些企图以身试法的人们敲一记警钟,对违法违纪人员形成震慑。

  负责人指出,医保基金是老百姓的“救命钱”,具有“专款专用”的性质,将医保基金当成“唐僧肉”,最终损害的是每一个参保人的切身利益。今年北京将持续高压震慑,集中力量打击欺诈骗保行为,引导参保人员切实认识到医保基金是自己的“救命钱”,共同维护医保基金安全可持续运行。(完)

...

晴暖仅剩今日 周末北方降温南方再现降雨

  中国天气网讯 从昨天开始到今天(9日至10日),我国大部地区降雨减弱停歇,迎来难得的雨水间歇期,气温也明显回升。不过明天起,我国天气舞台又将发生明显转折,北方大部地区将自西向东受到冷空气影响,南方的降雨也会再次增多增强。

  5月以来,我国降水范围较广,尤其是西北地区东部、西南地区、江南、华南阴雨天气非常频繁,广州、南宁、福州等地还出现了同期极端降雨。从昨天开始,我国大部地区降雨减弱停歇,迎来难得的雨水间歇期。

昨日湖北武汉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图/范进)

  今天,全国大部地区降雨依旧稀少,中央气象台预计:5月10日08时至11日08时,西藏东南部、甘肃南部、陕西中部、贵州北部、海南岛、台湾岛大部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西藏东南部、海南岛西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暴雨(50~70毫米)。

  不过从明天开始,南方的降雨将会再次增多增强,中央气象台预计:5月11日08时至12日08时,西藏东南部、湖北西南部、西南地区东部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西藏东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暴雨(50~60毫米)。

  5月12日08时至13日08时,内蒙古东部、辽宁中部、西藏东南部、江汉东部、江南北部和西部、川西高原北部、四川盆地西南部、重庆中部、贵州大部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西藏东南部、安徽南部、湖南中西部、江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暴雨(50~90毫米)。

  而在北方大部地区,周末在冷空气的影响将出现4~6级偏北风,气温也会下降4~8℃,局地降温幅度可达10℃以上;新疆东部及南疆盆地、青海柴达木盆地、甘肃河西、内蒙古中西部、宁夏北部、陕西北部、山西北部、河北北部等地自西向东还将有沙尘天气。

  气象部门提醒,当地公众需关注临近预报,提前防范大风降温和沙尘天气带来的不利影响。

...

女子被信“半仙”丈夫鞭打致死 父母放弃赔偿求重判

  河北女子被鞭打致死背后:文盲“半仙”和仅小学文化的丈夫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6岁的小俊放学了,他和堂弟小杰坐在奶奶的三轮车上,从村里的幼儿园回到家中。小俊的姐姐小涵在读小学,奶奶要晚一点去接她。

  原本,三个孩子并不在村里生活。一年半前,小涵、小俊的母亲胡瑞娟死于非命。她的丈夫陈春龙和小叔子陈金来听信“半仙”赵清江的蛊惑和指使,将其鞭打致死。

  5月5日,“半仙命案”在河北沧州市盐山县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庭审中,赵清江拒绝认罪,其辩护人为其作了无罪辩护。陈春龙及陈金来的辩护人则认为,陈春龙兄弟俩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他们的行为符合“利用迷信蒙骗他人,致人死亡”的情节。

  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则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和父母已经放弃民事赔偿,且拒绝和解,希望法庭从重处罚。法院未当庭作出宣判。

  近日,澎湃新闻在河北盐山探访,试图寻找到这起悲剧发生的根源。

  姻缘

  陈家兄弟的老家位于沧州市海兴县高湾镇洼冯村。跟其他村民家相比,陈家的房子小一些,显得有些破败,家里也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5月7日,洼冯村村委会主任陈杰山告诉澎湃新闻,陈家以前靠种地为生,生活水平在村里属于中等偏下。陈春龙和陈金来读完小学便辍学在家,后去外地找活干。

  那时候,洼冯村附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办大量的体育器材厂,土地也不算肥沃,少有女性愿意往这里嫁。

  在同村村民看来,陈家开始走上坡路,是因为“娶了个好媳妇”――2008年,时年20岁的陈春龙经人介绍认识了时年24岁的胡瑞娟。一年后,两人结婚。在当地农村,女方比男方大四五岁的情况并不算少见。

  胡瑞娟的老家在盐山县小营乡,两地相隔不远,开车仅需20分钟左右。胡瑞娟在家中排行老大,她还有个妹妹和弟弟。

  胡瑞娟结识陈春龙那年,她的弟弟胡连军前往北京做门窗生意。此后,陈春龙也前往北京,跟着妻子和小舅子跑业务。

  靠着妻子一家的帮衬,陈春龙兄弟俩慢慢站稳了脚跟:陈春龙夫妻俩在廊坊市区买了房子、添购了车辆,女儿和儿子也相继出生,一家四口日子过得顺风顺水;陈金来也娶了妻,有了儿子小杰,并在盐山县城买了一套房子。

  胡连军说,姐姐性格比较随和,哪怕比姐夫更能挣钱,家里的大小事情也基本由姐夫说了算。

  对于这一点,陈父也认同,“是个好(儿)媳妇,我们家对她也不错,她也很孝顺。”

  两个儿子相继成家、夫妻和睦,生活也越来越好,陈父在村里也倍感有面子,成了同村人羡慕的对象。

  迷信

  陈家走向“兴盛”的时期,也是当地各路“牛鬼蛇神”横行猖獗的时候。

  盐山县边务乡小南马村的赵清江,就是其中之一,他自封“大仙”或者“半仙”, “专看各种疑难杂症、外灾、阴阳宅”。

  “他懂个屁,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流氓。”小南马村村民张树向澎湃新闻介绍,赵清江有五个兄弟,他排行老二。赵清江没念过一天书,一个字不识,以前捕过鱼、修过农机。

  另一村民表示,赵清江在村里就是一“恶棍”,不讲道理,还曾打架斗殴。

  盐山县人民检察院作出的盐检公诉刑诉〔 2018 〕166号起诉书显示,出生于1955年的赵清江是个文盲。2001年8月,他曾因犯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盐山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2003年1月刑满释放。

  两年半的牢狱并未让赵清江痛定思过。出狱后经营几年水产生意后,他摇身一变,拥有了“法力”,“得道成仙”。

  关于赵清江成为“半仙”的缘由,盐山流传着多种说法。

  有的说是赵清江遇到了一只狐狸,之后就开了“天眼”,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有的说赵清江拜了小营乡刘武村一位年过七旬的张姓“大仙”为师,“大仙”将“法力”传给了他。不过,都是本村以外的人去找他,同村的人,没一个信他。

  澎湃新闻前往刘武村探访,并未找到这位张姓“大仙”。刘武村党支部书记李和猛表示,村里没这么个人,“我们村也没有封建迷信”。

  村民们称,靠着托儿配合编故事“演双簧”等方式,赵清江的名声越来越大。他修建起了占地数百个平方米的“庙”,供奉着香炉和神仙雕像,还有信众捐建的“功德碑”,每日香火不断。

  对于种种说法,赵清江本人拒绝向澎湃新闻回应。

  “治病”

  5月7日中午,62岁的陈凤骑着电瓶车正带着孙女在村里转着玩。如果不是丈夫王益及时醒悟,几年前,她可能就死在皮鞭之下。

  陈凤住在盐山县小营乡李连村。数年前,她出现头疼、失眠、突然哭闹等症状,丈夫王益曾带她去山东、天津的医院治疗过,收效甚微。2017年6月,陈凤从山东看病回来,身体虚弱,也不怎么吃饭。

  “咱也不能看着她受苦吧,当时想的就是,不管有用没用,先去看看,总比在家等死的好,万一给治好了呢?”王益说,他原本打算去隔壁边务乡星马村“赵仙姑”那去看看,但“赵仙姑”只有上午才营业,夫妻俩是中午1点左右去的。

  “赵仙姑”家位于村小学斜对面,背后是人工湖。她家房子修得很气派,门口还装有两部监控摄像头,分别对着村道和门前。

  “赵仙姑”在当地名气不小。去年3月,还有网友在贴吧上推荐其“能把事情给解决了”。另据多家媒体报道,人多的时候,找她“看病”还得排队挂号。

  那次没见到“赵仙姑”,王益准备带老伴回家。临走时,他听村民说,小南马村也有个“半仙”,也就是赵清江。

  赵清江“看病”的手法如出一辙――他捏住陈凤的脖子,“诊断”出有“蛇仙”附体,然后拿出斧头,用斧背击打陈凤的背和大腿。陈凤忍受不了疼痛,便伸手去抓赵清江的手臂。

  赵清江对王益说,“蛇仙”的道行有点深,需要鞭打才能将“蛇仙”赶走。他让王益每天把妻子带到他那里,他来打“蛇仙”。回家后,王益须用三角带制成一根鞭子,抽打“蛇仙”。这样两头打,才能将“蛇仙”打走。

  王益说,在赵清江那里“治疗”,一天的费用是200元。他觉得麻烦,一次性给了4000元,加上此前每天付的钱,有五六千元。

  陈凤说,她越想越气,花了不少钱不说,还要每天被鞭打。一天凌晨,她趁老伴还没起床,偷偷溜到公路上寻死。过往车辆看到她纷纷避让,没死成。陈凤就继续往北走。

  王益起床后,发现老伴不见了,吓了一跳。在村民的帮助下,他找到老伴,将其接回家。从那以后,王益再没打过老伴,也没去过赵清江家里。后来,陈凤在村卫生室打吊针、吃药治疗,病情好了很多。

  澎湃新闻找到另几名曾到赵清江处“看病”的村民,他们以“不方便”或“不想说”为由拒绝了采访。

  殒命

  和陈凤相比,胡瑞娟就没那么幸运了。

  2017年11月,胡瑞娟被带至赵清江那看“虚病”。起诉书显示,11月27日凌晨0时许,陈春龙用腰带将胡瑞娟的胳膊绑在前面,用手抓着胡瑞娟的头发,陈金来手拿三角带,一起从盐山县明杰宾馆驾车前往赵清江家中。

  起诉书称,陈春龙按照赵清江的要求,在赵清江家用三角带和木棍自制了皮鞭,后用皮鞭多次抽打胡瑞娟后背、腿部为其“治病”,抽打期间,陈金来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挣扎。当天16时左右,胡瑞娟死亡,遇害时只有33岁。

  有关胡瑞娟为何前往“半仙”那看病,陈家和胡家各执一词。

  胡家称,他们一家都没人相信“半仙”,胡瑞娟也没啥病,是她的两个孩子肠胃不好。陈春龙听说小南马村有个厉害的“半仙”,带着孩子和胡瑞娟去找赵清江。赵清江称,小孩身体不好,根源在胡瑞娟。胡瑞娟被“蛇仙”附体,染上了“虚病”。

  陈父则称,胡瑞娟精神不好,有抑郁症,在多地看病都看不好,是胡瑞娟自己主动要求去赵清江那看。他坚称,并非大儿子带着胡瑞娟去找的“半仙”,罪魁祸首是“半仙”,“我儿子也是受害者”。

  陈父还称,胡瑞娟死亡那天,他并不在案发现场、即赵清江家。不过,明杰宾馆的监控视频、起诉书和庭审情况表明,27日凌晨,跟随陈春龙、陈金来、胡瑞娟一起去赵清江家的,还有陈父和孙子孙女。

  相关庭审及卷宗材料显示,事发当天早上8点多,胡瑞娟被留在赵清江家,陈春龙开车带着弟弟、父亲以及一对儿女外出吃饭。吃完饭后,陈春龙送父亲回到陈金来家,包括两个孩子在内,余下四人再次前往赵清江家。

  疑问

  让胡家人不解的是,作为胡瑞娟的结发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陈春龙为何会对妻子下如此毒手?

  陈春龙供述称,赵清江告诉他,他打的不是妻子,而是附在妻子身上的“蛇仙”。将“蛇仙”赶跑后,妻子自然就好了,而且身上不会留下任何伤疤,连化妆品都不需要使用。

  胡连军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人要愚昧无知到什么样的地步,才能信赵清江说的鬼话?就算他信了,他爸、他弟弟也信?也不出来阻拦?”

  在洼冯村,澎湃新闻试图寻找兄弟俩的儿时玩伴,未果。有村民称,陈母和小儿子陈金来信“半仙”,陈金来小时候身体有点不舒服都是先找“半仙”。对此,陈父、陈母予以否认。

  洼冯村村主任陈杰山说,前些年,村里有小孩“吓着了”,会找老人给“看看”。对于陈家是否有封建迷信,陈杰山表示“不太了解”。

  在盐山县小南马村和海兴县洼冯村等村庄,不少村民都认为小孩受到惊吓找人给“看看”,是一种正常现象。洼冯村一名村民称:“很多事情科学也解释不了,有的去那一看就好了。”也或许是这种思想,才给了“赵半仙”“赵仙姑”等人生存的土壤。

  对于胡瑞娟的死,洼冯村的许多村民都无法理解:“怎么就把人给打死了呢?”“那‘半仙’太坏了。”

  胡连军也没听姐姐提起过陈春龙是否迷信,其在北京与陈春龙兄弟俩接触的大多是生意上的事情,他们也没表现出迷信“半仙”的情况。案发后,胡连军曾询问与陈春龙一起干活的一名工友。那名工友说,他曾见到过陈春龙有头疼发热的时候,将朱砂撒在了宿舍门口。那名工友虽有些疑惑,但也没去多想。

  倒塌

  2017年11月29日,也就是胡瑞娟死后的第三天,赵清江因“病情危重不适宜羁押”被当地警方监视居住,次年7月9日被盐山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小南马村多名村民向澎湃新闻证实,命案发生后,赵清江不仅很快回到家中,还花钱请来了专业队伍敲锣打鼓,“像没事一样,继续给人‘看病’。”

  直到今年2月27日,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在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引来多家媒体关注,赵清江的庙才被定性为违法建筑拆除。

  由于首次开庭审理时,赵清江称犯病,审判长宣布休庭。该案于5月5日再次开庭审理,审判长未当庭作出宣判。

  本案公诉人建议对赵清江判处有期徒刑12年至15年,对陈春龙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至13年6个月,对陈金来判处有期徒刑4年至6年。

  5月7日,澎湃新闻前往赵清江的家中探访。这是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国字脸的男子,与影视作品中的“半仙”形象有很大差别。

  在家中,赵清江仍穿着庭审时所穿的灰色上衣。不过,与庭审上坐轮椅上不同,赵清江是站着的。他一言未发,注视着记者离开。

  赵清江被拆掉的庙,就在其房子的斜后方。神仙雕像、香炉倾倒一地,与砖块、瓦砾胡乱地堆放在一起。曾经,赵清江就在这座庙里,收人钱财、给人“治病”。没人知道这些年靠此收了多少钱。

  治理

  因为胡瑞娟的死亡,胡家与陈家的关系急速恶化。

  胡瑞娟死后的第二天,陈春龙兄弟俩被警方刑事拘留。2018年1月4日,陈春龙被警方执行逮捕、陈金来被警方取保候审。同年3月1日,陈金来被盐山县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11月,陈金来被变更刑事强制措施。目前,陈春龙兄弟俩均被羁押在盐山县看守所。

  陈父称,他曾带着孙子孙女去找过胡连军,被胡连军拒绝。陈家为胡瑞娟购买了墓地、出了丧葬费。儿子的存款、车子都在胡家。

  胡连军说,陈家没有诚意,甚至以孩子作为筹码,要求胡家谅解。胡家对此坚决不认可,希望法院对陈春龙兄弟俩从重处罚。

  令人唏嘘的是,陈家的生活水平一落千丈:两个老人在农村带着三个孙儿生活,压力巨大。为了生计,头发花白的陈父去附近的体育建材厂找了份工作,每月能挣三四千块钱。

  陈父说,就算两个儿子被判刑,一时半会出不来,他也有能力把几个孩子抚养长大,“孩子我肯定不会给他们。”

  今年4月26日,沧州市政府官微发布《沧州市公安局部署开展集中排查治理封建迷信专项行动》一文。

  文章称,近日,市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视频会议,就开展集中排查治理封建迷信专项行动进行动员部署。会议要求,组织广大民辅警深入社区、农村全面排查各类封建迷信活动,对排查出的各类封建迷信活动和发现的违法犯罪活动,要逐一登记造册;对排查发现的封建迷信活动,要注意存留视频、图像资料,及时固定相关证据。对未构成违法犯罪的,要通报文化、宗教等相关部门调查处理;对一般违法行为,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处理;对构成犯罪的,要坚决追究刑事责任。

  (文中小涵、小俊、小杰、王益、陈凤、张树均为化名)

...

人社局3次不予认定去世职工工伤 家属提第3次起诉

  福建南平人社局三次不予认定去世职工工伤,家属提第三次起诉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针对一起职工死亡的工伤认定,福建省南平市人社局三次作出不予认定的决定。此前,法院曾两次判决人社局败诉,要求其重新作出行政决定。

  不服人社局决定的家属,第三次将南平市人社局告上法院。5月8日下午,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

  死亡时间争议:脑死亡时间是否能作为死亡标准界定?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福建省南平市建阳第一医院职工蒋玉玲(化名),2016年5月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第二天医院判定其脑死亡,之后家属坚持治疗,数天后蒋玉玲心肺死亡离世。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家属认为,蒋玉玲在48小时内被医院宣布脑死亡,符合工伤认定规定。南平市人社局认为蒋玉玲发病后心肺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不予认定工伤。

  因不服南平市人社局的判定,蒋玉玲家属提起诉讼,双方对簿公堂。庭审中,工伤认定以脑死亡时间还是心肺死亡时间作为死亡认定的标准成了争议焦点。

  2017年2月,南平延平区法院判决要求南平市人社局撤销《不予认定决定书》,责令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法院称,本案中蒋玉玲的死亡时间是以心肺死亡还是以脑死亡时间作为判断标准,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同时也没有相关的禁止性规定。

  延平区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是为了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且脑死亡为不可逆状态。“不论从人文关怀角度,还是医学学术角度,将蒋玉玲脑死亡时间作为本案工伤认定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时间界定标准,更符合人情和学理。”

  人社局两次败诉后,第三次作出相同决定

  上诉期限内,南平市人社局未提上诉。判决生效后,南平市人社局申请再审,2017年8月16日被南平市中院驳回。

  此后,在未提供新的证据的情况下,南平市人社局再次作出《不予认定决定书》。

  面对南平市人社局的决定,家属只好第二次将其告上法院。2018年7月25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

  法院认为,人社局在重新进行工伤认定过程中,并没有收集到新的证据,提交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蒋玉玲不是在工作期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的事实。

  对于死亡时间认定是以“脑死亡时间”为准,还是以“心肺死亡时间”为准,是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对此,法院认为南平市人社局在第二次作出工伤认定过程中,未对争议焦点予以正面回应,在行政文书中针对争议的焦点问题进行论证和说理缺乏应有的说服力。

  综上理由,延平区法院作出判决,再次撤销南平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其重新作出决定。

  2018年9月18日,南平市人社局第三次作出了不予认定蒋玉玲工伤的决定。

  “两次都告赢,人社局却依然作出同样的决定。这次如果继续告,就算会赢,他们是不是还可以第四次作出同样的决定?”死者家属很不解。

  争议焦点:人社局是否违反行诉法七十一条?

  家属不服南平市人社局的决定,只好第三次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5月8日,该案在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在提交给法院的答辩状中,南平市人社局认为,无论是公安、民政,还是人社部门,对死亡结果的认定依据都是一致的,是《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而该死亡证明记载,蒋玉玲死亡时间为2016年5月9日。

  南平市人社局认为,《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是工伤认定程序确定的职工死亡时间合法有效的依据。虽然南平市建阳第一医院提供的《病程记录单》有记载,2016年5月6日20时50分判断蒋玉玲脑死亡状态,但是《病程记录单》记载的判断其脑死亡状态不是合法有效的死亡证明,只是病历记载的一种状态。

  综上,南平市人社局认为,蒋玉玲入院抢救至医院宣布临床死亡,已经超过48小时。故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

  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南平市人社局再次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行政行为,有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之嫌。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

  答辩状中,南平市人社局认为,虽然结果与原行政行为相同,但在事实、死亡认定依据、不予认定工伤的理由等方面与原行政行为均有新的调查和改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被告重新作出的行政行为与原行政行为的结果相同,但主要事实或者主要理由有改变的,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判决撤销被诉行为的,行政机关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受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的限制。”

  蒋玉玲家属则认为,所谓的“新事实”、“新证据”都是原来就有的,和以往认定的事实、证据基本一致,认定理由也还是脑死亡不能作为工伤认定的死亡标准,该行政行为是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

  据蒋玉玲家属介绍,庭审经历了一个多小时后休庭,法官未当庭宣判。

...

围观!济南“袭胸猥亵男”抓到啦,看看他是谁?

原标题:围观!济南“袭胸猥亵男”抓到啦,看看他是谁?

2019年5月4日中午11时20分许,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泺口派出所接到吕某(女,29岁)报警,称当天中午11时许其在天桥区泺安路附近遭到一名男子猥亵。

5月4日,高某传袭胸猥亵吕某监控录像

天桥警方接到报警后高度重视,立即组织警力展开调查。通过调阅案发现场附近监控录像以及询问受害人,警方查明:5月4日上午11时许,受害人吕某骑自行车沿泺安路由东向西行至凡尔赛小区南门附近时,一名骑电动车同向行驶的陌生青年男子以问路为由靠近吕某并与吕某搭讪。期间,男子趁吕某不备,突然对吕某实施袭胸猥亵,而后骑车加速逃窜。

为了尽快抓获袭胸猥亵男子,避免更多的女性遭受不法侵害,天桥警方在全力侦查的同时,于5月6日上午9时许,通过分局新媒体平台发布了附有猥亵男子作案现场监控录像及高清无码照片的微通缉,敦促猥亵男子尽快投案,同时面向社会征集破案线索。

微通缉一经发布,办案民警及分局有奖举报平台便收到了很多热心群众的举报线索。其中,23岁的女子沈某反映,称其于5月5日下午18时许,骑自行车行驶至天桥区无影山中路与无影山东路路口附近时,遇到一名骑白色电动车的陌生青年男子,男子在问路过程中,称沈某身上有虫子让其不要动,趁机对沈某实施袭胸猥亵,而后迅速骑车逃离。沈某指认这名袭胸猥亵男子正是警方刚刚发布的微通缉中的“5.4”袭胸猥亵男子!

5月5日,高某传袭胸猥亵沈某监控录像

与此同时,民警经过监控录像顺线追击,同时结合热心群众举报线索,很快锁定了嫌疑人:高某传(男,27岁,山东菏泽人,供职于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并于5月6日中午12时许,在鲁能康桥附近的该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将高某传抓获。

经审查,高某传对其于5月4日上午11时许,在天桥区泺安路袭胸猥亵受害人吕某以及5月5日下午18时许,在天桥区无影山中路袭胸猥亵受害人沈某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违法行为人高某传因猥亵他人已被天桥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此案的成功告破再一次证明: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同时,天桥警方提醒广大女性:一旦在公共场合遭遇不法侵害,切勿瞻前顾后忍气吞声,一定大声呼救或者及时报警,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此,天桥警方对积极举报线索的热心群众以及协助警方征集破案线索的新闻媒体表示衷心的感谢!天桥警方正在依照流程对举报重要线索帮助警方抓获违法行为人高某传的“泉城义士”申报现金奖励。

...

向恶俗婚闹说不!山东禁止恶意婚俗!你们有见过恶俗婚闹吗?

原标题:向恶俗婚闹说不!山东禁止恶意婚俗!你们有见过恶俗婚闹吗?

结婚时每个人人生中的大事之一,意味着终于要成家了。婚礼上摆上几大桌请各位亲朋好友,兄弟姐妹们一同团聚,见证自己幸福时刻。

这本是一件喜庆的事情,可是婚闹的出现使原本的喜庆气氛变得难堪,众人不停地“刁难”伴娘、新娘以及新郎。结果这玩笑越开越大,气氛一闹僵。这婚礼也没法进行下去了!

什么算是恶俗婚闹?

相信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些地区婚闹恶俗的气焰很凶!举几个经典的案例,让大家能体会到这种嚣张气焰。

婚礼本来是温馨浪漫的事情,可是说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可偏偏就是那些恶俗婚闹不仅破环了气氛,甚至造成伤人事件。

有在一场婚礼上,新郎衣服被宾客们脱到敞开着上衣,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这样还不够刺激,接着新郎遭到朋友们暴打,他们每个拿着一根棍子,对着新郎暴打,还拳打脚踢,

新郎多次想起身,却又被朋友推倒在地,继续被打。那些宾客们把这种伤害新郎人格的行为当成乐趣,疯狂的向新郎施加暴力。还有一些围观者站在一旁掏出手机一边录视频一边吐槽。真的是低俗!

不少网友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看着新郎被打出这样,不知道他的这帮朋友安的是什么心,谁策划出这么恶心的方法”

“如果我是新郎,肯定愤怒至极,这帮朋友以后再不要来往,婚礼也不举行了”

多么的真实且心酸,许多新郎是碍于不想破坏婚礼的气氛,忍受这些欺凌,那些闹婚者不知道是为了报复自己当年也受到如此的对待,终于在别人的婚礼上得到了释放。

伴娘遭到多人猥亵

新郎遭受婚闹是被众人侮辱,被绑在树上,用胶带绑的严严实实的,上衣也被扒掉。被众人取笑玩弄,

伴娘其实受到的伤害更严重,经常有新闻爆出某地婚礼里伴娘遭到众人猥亵,扒衣服。恶心至极。两个十几岁的女孩当伴娘被十几个男人围起来,这些男人对两名女孩上下其手,强行搂抱,两名女孩根本无法挣脱。只能任由其摆布。

事后被网友爆出后,那些人还是理直气壮的说:“我们当地都是这个习俗,闹伴娘是众所周知的”

这哪是闹婚,简直就是耍流氓。而且是挂着正经理由变相耍流氓!

山东发文禁止恶俗婚闹

严禁恶俗婚闹行为。禁止在城区道路、广场等公共场所进行诸如把新郎用胶带捆绑在树上或者电线杆上,浇啤酒、倒酱油、砸鸡蛋,以及扮演种种不雅角色做搞怪动作等任何形式的婚闹行为,

违反规定者,依据《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进行处罚,对于情节严重、扰乱公共秩序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严肃处理。

个人感悟

婚礼本来是非常幸福又有纪念意义的人生大事,每个人的记忆里最为幸福的回忆。而这美好的回忆我们不要被那些恶俗的婚闹破坏,现在政府也是大力整治这些恶俗婚闹,那些借着“婚闹”行下流之事的人终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各位看官有见过恶俗婚礼吗?对恶俗婚礼有什么看法?我们评论区畅谈!

不要忘了评论、分享、点赞三连!

...

上海:女子被陌生男子强行搂抱、拉拽!报警后男子竟这样说…

原标题:上海:女子被陌生男子强行搂抱、拉拽!报警后男子竟这样说…

上海一年轻男子徘徊街头,见一女子独行,竟上前强行搂抱、拉拽,还辩称只是为了“交朋友”??交朋友就交朋友,动手动脚干什么??

3月26日上午,21岁女子小杨来到松江分局广富林派出所报警,称前一天晚20时左右,其独自走在松江龙马路上,有一男子靠近并强行对其搂抱、拉拽,其呼喊后脱险。接报后,警方迅即开展调查,通过调查取证,迅速锁定嫌疑人李某。经守候伏击,民警于3月27日凌晨在嫌疑人李某(男,29岁)位于虹口的暂住地成功将其抓获。到案后,李某对其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据嫌疑人李某到案后交代,3月25日下午,其从虹口乘坐轨道交通来到松江区大学城附近“溜达”,见女子小杨独自一人走在前面,待行至路口等待红灯时,便上前拉拽、搂抱。小杨见状立即挣脱并大声呼喊,引来路人围观,李某见形势不妙立即逃离现场。李某辩称,这样做“只是为了认识她,跟她交个朋友”。其已因涉嫌强制猥亵罪被松江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而《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也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女性遇到此类事件应该如何处理?办案民警建议,当事人先保持冷静,可以用言语、肢体或眼神警示对方,不纵容他继续肆无忌惮。如遇不法侵害,应及时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大声呼救,迅速报警,并尽可能向警方提供犯罪嫌疑人相貌、口音、年龄等个人特征和有关线索,以便警方及时抓获犯罪嫌疑人。

上海警方表示:公安机关对此类案件将坚持零容忍,坚决严厉打击此类案件,保护广大女性合法权益,绝不让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

...
分页:[«]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Search

最近发表

最近引用

文章归档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4099
  • 评论总数:16
  • 引用总数:0
  • 浏览总数:61373
  • 留言总数:22
  • 当前主题:ColorBrick
  • 当前样式:ColorBrick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图标汇集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本站支持WAP访问
  • Archiver列表
  • Archiver列表
  • Archiver列表
  • Archiver列表
  • Archiver列表
  • Archiver列表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Auto Publisher Copyright 2008-2013 丰禾. Some Rights Reserved.